中新網10月21日電 據美國《紐約時報》報道,沒有人知道,在接下來的五周內,奧巴馬政府是否能與伊朗達成一個協議,限制其製造核武器的潛在能力;白宮很多人都認為,這會是奧巴馬擔任總統期間最重要的一個外交政策協議。但白宮已經做出了一個重大決定:如果協議達成,奧巴馬總統將會盡一切所能,避免讓國會對其進行表決。
  文章提到,伊朗將被允許使用多少台離心機?檢查員可以到哪些地方檢查?即使在這些問題上,談判代表還在進行爭論,但美國和伊朗官員稱,伊朗已經表示,他們可以接受製裁的“暫停”,至少是暫時性地接受它;這些嚴厲製裁已經大幅削減了伊朗的石油收入,並切斷了他們與西方銀行之間的關係。美國財政部(Treasury Department)進行了一項它拒絕公開的詳細研究,官員們說,該研究得出結論:奧巴馬無需經過國會投票,就有權暫停這些製裁中的絕大多數。
  不過,奧巴馬不能永久性地終止這些製裁。只有國會能這麼做。奧巴馬的顧問們得出結論,即使民主黨下個月能在參議院繼續保持多數席位,他們還是可能會在這樣的表決中失利。
  “多年來,對於任何全面性的協議,我們都不願尋求國會立法,”一位高級官員說。
  白宮官員說,國會不應對這個計劃感到驚訝。因為在今年年初的證詞中,高級談判代表表示,確保伊朗遵循其義務的最好方式,就是逐步中止製裁——雙方有一種默契,就是知道美國總統隨時可以暫停製裁,也隨時可以恢復它們。
  “我們已經明確表示,美國和國際製裁一開始將是被暫停,而只有當國際原子能機構(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)證實,伊朗已達到了重大的、實質性的標準,我們才會解除製裁。”國家安全委員會(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)的女發言人貝爾納黛特·米漢(Bernadette Meehan)上周表示。“必須讓我們有信心,相信伊朗是真的在遵守協議,而且可持續一段時間才行。”
  不過,在很多國會議員眼中,政府制定這個計劃是為了把他們晾在一邊;一些以色列官員也有同樣的看法,他們覺得,要限制奧巴馬可能會達成的協議的類型,國會表決是最好的方法。
  米漢說,“在我們的伊朗政策中,有需要國會去做的事,”但國會議員不想只是做咨詢和建議。伊朗與談判國之間達成的協議,不會成為一個正式條約,不需要獲得參議院三分之二的票數。
  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(Senate 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)主席、新澤西州民主黨參議員羅伯特·梅嫩德斯(Robert Menendez)上周末說,“如果所達成的協議,沒有在實質上有效地摧毀伊朗的非法核武器計劃,那麼我希望國會做出反應。不能讓一紙協議來縱容伊朗跨過核國家門檻。”他支持了一項立法,如果11月24日沒有達成協議,就加緊對伊朗的製裁。
  在批評這個談判的人中,伊利諾伊州共和黨參議員馬克·S·柯克(Mark S. Kirk)很出名,他說:“參議院以99比0的表決結果通過了一些對伊朗的製裁,國會是不會允許總統單方面解除這些製裁的,”他指的是2010年國會就一些最嚴厲製裁進行的表決。
  這樣的聲明引起了奧巴馬政府的擔心。而且它們提醒人們,要與伊朗達成一項協議,奧巴馬必須進行的談判不是一個,而是三個。
  第一個談判,發生在奧巴馬的談判代表和精明的伊朗外長穆罕默德·賈瓦德·扎里夫(Mohammad Javad Zarif)帶領的談判代表之間。第二個談判,發生在扎里夫和德黑蘭的一些勢力之間;後者由伊斯蘭革命衛隊(Islamic Revolutionary Guards Corps)的很多人和很多毛拉率領,認為達成協議沒有好處。這項任務中的關鍵人物是阿亞圖拉·阿裡·哈梅內伊(Ayatollah Ali Khamenei),他再次發佈了協議的具體標準,其中包括伊朗最終把其鈾濃縮計劃擴大近十倍。第三個,是奧巴馬和國會之間的談判。
  去年夏天,扎里夫在一次採訪中說,相較於他說服德黑蘭那些勢力接受協議,奧巴馬說服美國國會“更難一些”。這可能有些誇張,但也未必完全不對。
  談判的很多細節仍未曝光。美國首席談判代表是負責政治事務的副國務卿溫迪·R·舍曼(Wendy R. Sherman),她也是最有希望在下月成為國務院第二號官員的候選人。舍曼與國會領導人達成協議,雙方同意,在談判進行的過程中,她可以不用公開作證,而是為重要的國會委員會提供機密報告。
  但很顯然,這個談判除了關係到伊朗最大核設施的命運——進行鈾燃料濃縮的納坦茲和福爾道,還有阿拉克,很多人擔心那裡的一個重水反應堆將能製造出武器級鈈——而且還著重聚焦在暫停製裁的方式上。對美國人來說,製裁是他們最大的籌碼。而對於很多普通的伊朗人,這就是這次談判的目的:獲得一個刺激經濟、重新與世界相連,結束伊朗遺世獨立狀態的機會。
  出於這個原因,很多人認為,如果像伊朗和俄羅斯官員提到的那樣,到了截止日期,協議可能還是沒能達成,那麼奧巴馬的最佳選項就是繼續談判。
  “從現在到2017年,奧巴馬的目標是阻止伊朗製造原子彈,而且避免對伊朗進行轟炸,”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(Carnegie Endowment)的伊朗問題專家卡裡姆·薩德傑普爾(Karim Sadjadpour)說,“如果國會覺得有必要實施更多製裁,做到這一點的最好方式就是形成威懾——基本上說,如果伊朗重新開啟已經停止的活動,美國就會施加新的製裁。”  (原標題:美媒:奧巴馬欲繞過美國國會搞定伊朗核協議)
創作者介紹

montana

wcbf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